当前位置:龙海美食网 >> 热菜

[p]中国期货市场国际化之路任重道远[-p]

2020-07-04 04:56 来源:龙海美食网

中国期货市场国际化之路任重道远

金投期货()12月2日讯,期货市场国际化离不开对外开放,而期货市场对外开放不仅要走出去,还要引进来。期货市场国际化进程,亦是期货交易所、期货公司和投资者三大市场主体走出去和引进来的发展历程。

初期境外期货交易阶段(从20世纪90年代初到1994年),主要表现为期货公司和投资者走出去开展外盘交易。在这一阶段,以境外代理业务为主的期货交易日渐活跃,宽松的监管环境使得各地方批准成立的期货经纪公司均可从事境外期货交易。但是,各地市场准入门槛不统一致使中介机构参差不齐、鱼龙混杂,加之以境外会员代理方式进入境外交易所这一模式导致的代理链冗长和沟通成本高昂,频频引发冲突纠纷和风险事件。最终以国务院1994年3月发文明令禁止境外期货代理业务收尾,进入清理整顿阶段(从1994年到2001年)。

期货市场国际化进程重启,得益于中国加入WTO,这也预示着进入创新试点阶段。创新试点阶段,各市场主体国际化有不同程度的发展。

境内投资者走出去启动较早,尚不畅通

2001年《国有企业境外期货套期保值业务管理办法》落地,而至今获准参与境外套期保值业务的仅限31家国有企业。参与境外期货交易进行套期保值不是国有企业的专利,其他企业同样具有避险需求。我国尚有大量企业和个人投资者只能望洋兴叹,境内投资者走出去仍不畅通。

期货公司走出去步伐较快,国际化尚存差距

目前,6家期货公司在香港设立分支机构为内地在香港或海外的分支机构代理相关业务;3家期货公司获准开展境外代理试点准备业务。此外,2013年7月,通过海外跨国收购成立的广发金融交易(英国)有限公司,获批成为LME圈内交易会员,成为期货公司国际化一次有益尝试。整体来看,期货公司国际化道路如同摸着石头过河,与美国FCM国际化程度尚存差距。

境外机构引进来工作有序推进,步伐加快

在境外投资者引进来方面,近年来境外投资者仅可通过QFII参与我国期货市场,而随着2015年8月《境外交易者和境外经纪机构从事境内特定品种期货交易管理暂行办法》开始施行,以原油期货作为第一个特定品种引入境外交易者进行交易有望落地。在境外资金参股方面,目前,国内形成4家具有外资背景的期货公司,其不仅可以提高国内期货公司的经营水平,而且有助于推动期货行业格局新变化。

期货交易所国际化进程迈开步伐,谋求突破

2015年11月18日,由上海证券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与德意志交易所集团在法兰克福合资组建的中欧国际交易所正式开业,在欧洲打造离岸人民币资产的交易和定价中心,可满足投资者对人民币的融资和投资需求,建设综合风险管理服务平台,成为境内资本市场在境外的重要延伸。在上海自贸区挂牌的国际能源交易中心

,原油期货的推出上市渐行渐近。我国期货交易所国际化还体现在两方面:一是期货产品合作开发;二是加入国际性期货期权行业协会、签署谅解备忘录实现信息共享、研讨交流等形式。整体来看,我国期货交易所国际化正在迈出坚实的步伐。

推进期货市场国际化面临的挑战

期货市场国际化,就是通过产品、制度、投资主体和资本的国际化来实现期货价格的国际化,从而获得期货定价话语权。在这一过程中,管理体制改革和法规的建设尤为重要,唯有寻求与国际市场通行规则和惯例接轨,不另起炉灶,才能避免造成走不出去也引不进来的尴尬局面。而作为推进期货市场国际化的重要抓手,期货交易所、期货公司、境内投资者受限于国内市场发展水平,在推进国际化进程中存在的一些具体问题使得推进期货市场国际化面临现实挑战。

中国特色束缚期货交易所创新发展

近年来,伴随着世界经济货币化、金融化、自由化、一体化进程加速,公司制改制、并购重组、公开上市、跨界融合等已经成为国际期货交易所发展新趋势,期货交易日益集中,出现了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期货交易场所。

目前,中国特色的期货市场体制局限期货交易所产品创新、制度优化和服务提升。我国现有期货交易所无论是公司制还是会员制,都是由政府主导创立、自上而下强制性制度变迁的产物,由证监会对交易所进行集中统一监督管理,政府干预色彩较浓,带有明显的中国特色,这与国际通行的会员制和公司制交易所存在不少差异。此外,中国特有的五位一体体系下监管端口前移,期货交易所在期货市场中扮演了服务者和监管者双重角色,监管部门对期货交易所管办不分的问题较为突出。在目前这种政府既管又办的体制之下,监管层的奶妈心理一定程度上局限了期货交易所产品创新、制度优化和服务提升,使其很难与国际通行体制接轨实现真正转变,打造具有国际品牌影响力和竞争力的国际化期货交易服务平台受到制约。

僧多粥少之下期货公司亟待突围

现阶段,众多投资者和企业由于政策受限只能望洋兴叹。期货公司境外代理业务为国内投资者和企业参与境外期货市场提供了契机,推进期货公司境外代理业务开展实现走出去具有重要意义。

作为期货公司创新业务,境外代理业务的开展与期货公司经营规模大小、盈利能力和风险管理能力高低等息息相关。然而,近年来,期货市场僧多粥少局面越发凸显,常年依赖单一通道类业务盈利而引发的佣金端激烈竞争使得期货公司手续费收入持续下滑,加之创新业务尚未带来真正有意义的绩效增长,严重制约期货行业发展壮大。此外,期货行业马太效应日益明显,期货公司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两极分化现象突出。现阶段,我国期货经营机构的弱小和创新发展不足已经成为制约期货公司国际化的短板,加快推进期货经营机构的创新发展刻不容缓。

投资者走出去遭遇市场短板

投资者国际化,尤其是投资者走出去,在很大程度上是机构投资者走出去。参与境外交易,在资金实力、投资理念、交易策略、风险管理等方面给参与者提出更高要求,机构投资者才是走出去主体。

长期以来,机构少、散户占主导恰是国内期货市场格局的真实写照,而在清理整顿思维之下,国内管理体制改革和法规建设落后,使得投资者尤其是产业客户进入国内期货市场参与期货交易同样受到诸多限制,更遑论参与境外期货交易,更是加剧了这一不合理局面。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境内投资者即使是机构投资者在资金实力、投资理念、交易策略、风险管理等方面与国外投资者仍然存在很大差距,在走出去过程中可谓困难重重。

期货市场国际化任重道远

长期以来,期货市场国际化就是意味着跟国际惯例接轨,所谓接轨国际很没有教养。企业是由很多人组成的一个团队惯例实质上是融入欧美主导下的国际市场通行规则和惯例,既包括管理体制和法律法规国际化,也包括期货交易所、期货公司、投资者市场主体国际化。

继续推进管理体制改革和法规建设

纵观全球,期货市场生命力之所以长盛不衰,就是因其冲破不同社会制度意识形态的束缚,在全球范围普及、成长和提升。目前我们提出期货市场要走出去、引进来正是基于期货市场国际化考虑,管理体制和法律法规同国际接轨成为必然。与国际接轨,就是要求我们应了解和借鉴国际市场通行规则和惯例,立足中国期货市场走出去和引进来的要求,使管理体制和法律法规成为与世界期货监管和运作规则一体化的一部分,以适应国际期货市场发展潮流,为我国期货市场未来发展预留空间,推动形成国际期货市场上的中国力量。

推动期货交易所体制改革,打造国际化交易服务平台

交易所作为期货市场的核心,一直处于创新变革的最前沿。在期货市场双向开放加速推进背景下,境内期货交易所体制若停滞不前必将危机四伏。这一既管又办体制需要打破,政府和交易所之间管办分离迫在眉睫。

在加速推进管办分离以适应期货交易所创新发展的同时,境内期货交易所必须着手提升平台竞争力,以产品创新为端口,优化制度设计,降低交易成本进而打造服务型国际化交易平台。同时,借鉴国际主流交易所发展经验,不仅通过扩大境外会员比例方式引入境外机构,进一步深化对外开放,而且应该加强国际交易所之间的合作,积极推进诸如结算价授权、交叉挂牌等多模式合作机制。整合国内品种资源、开拓市场创新空间,做大做强服务型国际化交易平台,形成对外竞争实力,才能将产品定价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期货公司内外兼修,打造期货行业升级版

期货公司国际化,必须注重内外兼修。于内,借助业务创新和产品创新强筋健陈柏霖昨天(4月21日)为牙膏造势活动吃冰淇淋。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4月22日消息骨;于外,拓展境外渠道走出去。

2014年以来,随着一系列文件相继落地,期货公司作为市场创新主体,创新二字将伴随期货公司成为未来发展总基调,一系列制度创新和政策松绑为期货公司创新发展提供适宜土壤。打铁还需自身硬,苦练内功应是当务之急。

一方面,通过调整经纪业务服务和盈利模式,整合资源,深耕传统经纪业务;另一方面,进一步推进资产管理业务,发挥资产管理业务与经纪业务、与其他创新业务协同效应。与此同时,以子公司为端口,充分发挥风险管理专家优势,通过场内外互动服务实体经济。在此基础之上,通过配合实体企业走出去,期货公司可以积极推进境外代理业务,其将不再局限于国内现有的业务领域和品种,而是在全球视野下,探索自身的业务模式和培育核心竞争力,并在全球的市场上与国际机构进行竞争,中国的期货行业将在这一过程中实现新一轮的蜕变。

投资者国际化应循序渐进,引进来协同走出去

目前机构少、散户占主导的市场格局下,要求我们必须把培育机构投资者放在工作首位。因此,在投资者国际化进程中应该注重循序渐进,先引进境外投资者,再引导投资者走向境外。

通过境外投资者引进来,不仅可以助推机构投资者规模的发展壮大,还可以带来先进的监管理念变革,同时能够培育正确的、先进的投资理念和交易模式创新,进而推动国内期货市场监管制度、投资理念等与国际接轨,为境内投资者走出去奠定基础。国内投资者参与境外市场是大势所趋,也是发展所需。在机构投资者培育过程中,除了政策松绑消除机制体制障碍之外,同样需要人才培养。通过引进和自主培养相结合,打造既懂现货,又懂期货、既懂场内,又懂场外、既懂商品,又懂金融、既懂境内,又懂境外、既懂金融投资,又懂风险管理复合型人才队伍,这是期货市场全面对外开放取得成功的基础和前提。

以一带一路战略为突破口,争夺大宗商品定价权

大宗商品定价权,归根结底就是以人民币作为大宗商品定价货币,通过期货市场双向开放,引导国际化产品、制度、投资主体和资本参与期货国际化价格形成过程,从而实现价格可承受,资源可控制。而一带一路战略通过输出基础设施建设和整合沿线资源,将为推动期货市场向西开放、重构贸易定价规则和货币体系带来新机遇。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资源丰富,同我国具备很强的贸易互补性,但这一区域商品期货市场发展不平衡的特征非常突出。除伦敦作为原油与有色金属定价中心外,沿线其他国家期货市场普遍发展不足。

随着一带一路战略推进,重构贸易定价规则和货币体系迎来窗口期,国内期货市场当以此为机遇,协同人民币国际化,积极加强跨国间期货市场的走出去与引进来,在为区域内日益增长的经贸往来提供跨国界的定价和风险管理服务的同时,也为期货市场打通向西开放通道。这不仅有助于提升中国期货市场服务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能力,也进一步深化争夺大宗商品定价权的战略进程。

2015年9月,《关于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若干意见》出台,其中特别强调要扩大期货市场的对外开放,期货市场国际化迎来发展机遇。纵观国内期货市场国际化进程,管理体制和法律法规国际化是一项长期性、系统性工程,而主体国际化方面,期货交易所国际化步伐最为缓慢,而期货公司国际化脚步明显快于期货交易所和投资者国际化,即便如此,相较于国外成熟的期货经纪中介机构仍存在较大差距,期货市场国际化之路任重而道远。

关注金投(),期货动态随时看。

宝宝肚子胀怎么办
八个月的宝宝肚子胀气怎么办
藤黄健骨丸